当前位置 : 行业信息 >> 行业动态

河南基本完成土地确权登记唤醒沉睡农业资本

录入时间:2017-11-13 10:50:46 点击:
  立冬前后,豫南大地正值播种之时。与此同时,历时数年的河南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已接近尾声。通过确权,农户领到了国家统一颁发的土地承包权证书,农村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更为明晰。从不了解、不放心到翘首以盼,这两年间,农民对于土地流转的认知也在悄悄发生转变。
河南基本完成土地确权登记唤醒沉睡农业资本
  96.22%的应确权农户领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
  11月6日,信阳市潢川县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第七标段项目部,数十名工作人员正忙着将承包户土地信息归类存档,这是一项繁琐的工作,因为每家每户的资料都在30页以上;11月7日,驻马店市确山县普会寺乡白山村,57岁的村民刘景花将领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小心地放到文件袋里,这是一个开心的时刻,“因为‘小红本’是我们家珍贵的财产”。
  在中国,在河南,土地是重要的生产资料,农民对于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因而,每一项新的土地政策都关乎国计民生。2013年,中央提出“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重大决策,我省积极响应中央号召,从2014年开始,在全省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并于2015年全面开展,过去的数年间,全省先后培训动员51.12万人次,投入23.24亿元财政资金,为96.22%的应确权农户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基本实现了新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应发尽发。
  “成绩单”背后是庞大的工程。潢川县的确权工作可以视为全省的一个缩影。潢川县农业局总农艺师袁清波告诉记者,确权颁证包括入户调查、勘测定界、审核公示、归类存档等10多个环节。以勘测定界为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由专业队伍承担测绘任务。具体操作上,先用飞机拍摄清晰的航空影像图,再由测绘人员及各村组党员、有威望的老人等在田间实地测量,将农户承包地四至、面积、空间位置等制作成地籍图。农户承包地信息史上首次“入网”,只要打开电脑,在系统中输入一串发包方编码,村民“张三”家里有几口人,几亩地,承包地的具体位置,“李四”家的耕地类型、土地等级等信息就一目了然。
  通过确权登记颁证,承包地有了“身份证”,农民吃了“定心丸”。农村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更为明晰,土地流转时,农民再也不会觉得是在“卖地”。
  拿双份“工资”做职业农民,农村掀起土地流转热
  “土地确权之前,流转800亩土地花了大半年时间,确权后,只用了半个月就流转了700亩土地。”潢川县金塔红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新生对农村承包地确权的好处深有体会。从2011年开始,张新生陆续在老家附近的几个村子里流转了1500亩土地,发展粮油、瓜果、蔬菜种植。土地确权前,农户担心经营权流转后找不到原来土地的边界,往往会在合同中特别声明:不许“小田拼大田”,不许打掉田埂,或者在土里埋下各种各样的标志物,这对于集约化生产极为不利。而最让张新生头疼的要数合同期限了,鉴于我国第二轮土地承包期限是到2028年,原来的合同基本都在5年以内。发展设施农业,每亩投入在20万左右,至少5年才能“回本”,如果5年后合同不能续签,合作社的经营将陷入困境。
  对于张新生来说,今年是幸运的一年。上半年,省内农户陆续领到自己的土地承包权证书;10月份,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这不仅给农户吃下了“定心丸”,也给了张新生扩大经营的信心:地里的田埂可以打掉了,沟、路、渠等基础设施可以放手修了,合同期限也可以延长到10~20年了。下一步,张新生准备再流转1500亩土地,建150亩大棚。
 
  刘景花所在的驻马店市也掀起了土地流转热。刘景花家中有7亩地,分散在5个不同的地块,每块面积都不大,以往因为谁收了谁的麦,谁犁了谁的地,邻居间口角不断。今年开春,得知河南省汇博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准备流转村里的土地,刘景花一家积极响应,在9年的流转合同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刘景花算了一笔账,“以前自己种地的时候得看天吃饭,买化肥,买种子,请人帮忙都要花钱,算下来一亩地纯收入还不到1000块,现在土地流转出去了,一年一亩地光流转费就能拿1000块,自己还在流转过的地里帮忙摘辣椒,一天能挣60块钱。现在农民也可以拿双份工资,比自己种地强多了。”说话间,刘景花的脸上难掩笑容。
  河南确权颁证工作走在全国前列,土地流转也是如此,省农业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省土地流转比例达到37.7%,远高于30%的全国平均水平。
  盘活农村资本,承包地也可以向银行抵押贷款
  城市的土地、房子有证,且产权明晰,可以用来向银行抵押贷款。如今,承包地也有了证,这意味着,农村“沉睡的资本”将被唤醒。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可以缓解农村生产要素闲置、农户缺乏抵押物、农民贷款难融资贵等问题。驻马店市遂平县是全国232个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之一。听说这项政策之后,河南益农丰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界峰有了向银行贷款扩大经营的念头。2016年10月,李界峰用流转来的83亩设施农田做抵押,正式向遂平县农商行提出申请贷款。很快,银行派出专人,对种植园区的土地面积、附着物以及李界峰的长期经营能力、个人诚信等进行了综合评估,并发放生产资金贷款285万元,年利率6.25%,贷款期一年。“与商贷相比,流程简单,时间短,年利率还低两个点。”李界峰说。
  在省内,像李界峰这样以承包地经营权做抵押贷款的人还有很多。截至2017年6月底,全省9个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市)发放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余额超过4亿元,有效减少了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融资成本,为现代农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与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并行的还有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目前,在我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济源市,有525个行政村已全面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部分试点村探索了现代农业发展型、旅游休闲型、资源开发型、物业租赁型四种模式,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并实现了农村集体资产股权抵押贷款零突破。明年,这项改革有望在全省铺开。
  多地采访过程中,记者也发现一些值得探索的方向。看到本文导语,部分读者可能会质疑,为什么豫南地区立冬还在播种?今年10月份,省内出现了近一个月的持续降水天气,对水稻、蔬菜产量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也直接导致冬小麦播种时间后延近一个月。之前,中原农险等省内保险公司已推出针对粮食歉收的险种,但是关于蔬菜的保险还是空白,多名受访农场主都表示愿意为蔬菜投保。随着设施农业的增多,蔬菜等经济作物保险很有市场。(天诚土地规划设计z)

 
新浪博客 网易博客 搜狐博客
     
新浪微博 微信平台 腾讯微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