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行业信息 >> 行业动态

商河试点“一户一宅” 玉皇庙镇率先吃螃蟹

录入时间:2018-07-11 10:00:53 点击:
  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的西李村在麦收前炸了锅因为商河县玉皇庙镇率先在济南吃螃蟹,清理一户多宅、回收农村闲散住宅用地;一个月后的7月初,山东省政府发文、开会,要在17个县(市、区)试点,下一步将在全省推广。
商河试点“一户一宅” 玉皇庙镇率先吃螃蟹
  如今,西李村的喧嚣归于沉寂,但这件事的关注度与日俱增。上推三代,都是农村人,如这话所说,很多城里人在农村老家有祖宅。
  1.横行的螃蟹
  一只公鸡飞离老宅时带下一片破瓦,摔碎在地上,住在新房里的西李村村民李尚德赶忙跑出来一看究竟。快要坍塌的破房是老爷子去世后留下的,虽然并不住,但李尚德心安理得地认为:这是遗产,无论是房子还是宅基地,都归我,几十年来,一直如此。
  在西李村,继承来的老宅已不能住人,但村民仍愿意向村集体交宅基地使用费留下宅子。
  只是他有所不知,根据我国现行政策,农村建房实行一户一宅,多了就不行;老爷子留下的房子,是李尚德的,但房子所在的宅基地,归村集体所有。
  这种一户两宅甚至三宅的现象,在西李村不是孤例。据村支书李延水介绍,全村140多户,一户多宅或宅基地面积超标的有60多户。
  这种现象同样发生在附近的白庙村,村支书梁长元作过对比:1989年该村规划171处宅基地,居住点用地面积约110亩,户籍人口575人,几乎全是常住人口;现在,约1/3以上的人在城里买了房,常住人口减至约400人,居住点用地面积却增加了20多亩。
  一户多宅像横行的螃蟹,攀爬蔓延。公开数字显示,截至去年底,全省农村常住人口比2005年减少1100多万,但农村居民点用地却增加了近40万亩;全省9.1万个自然村,出现空心化的占两三成。
  陈光与邻居家很近,甚至WiFi可以相互覆盖,但自从8年前吵了一架,两家就不相往来。吵架起源于两家门前的空地,一开始,陈光在这里放了个破拖拉机头,后来邻居在附近垛了一堆柴,两家势力范围交叉,矛盾产生了。严格来讲,这样的空地,是村集体的。梁长元说。
  在白庙村,这种门前屋后的空地有130多亩,存在于不起眼的角落,或被栽上树,或被搭上棚,占为私用;附近的于家村、纪家村、瓦东村等,亦是如此。
  没占的羡慕占了的,占少的眼红占多的,甚至由此生出诸多矛盾。这些人侵占的都是集体利益,导致了无力的村委会,着实影响乡村振兴。刚当选西李村会计的李延田说,目前村村通户户通公路已建成多年,个别地方坏了,需要维修,村里却拿不出钱。如果把这些闲散用地收上来,流转承包出去,一亩地一年就得800元。
  在梁长元眼里,这些一户多宅、闲散用地现象的存在,还造就了很多不公平:新一代年轻人成长起来,按规定,村里应该给他划块宅基地,但村里实在没有多余的建设用地。无奈之下,一些人从一户多宅者手中购买,有时价格还不低。
  更大的不公平还存在于城乡之间:农村用地奢侈,而在城市,新增建设用地数量有限,没有用地指标项目落不了地,已成为企业反映强烈的营商环境问题之一。
  2.清理一户多宅就是捅马蜂窝
  时间回溯,上世纪80年代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广。此前,村集体力量大,土地、农具等生产资料,是村里共有。此后,很多东西分下去,村集体管理职能和作用弱化。一些本属于村集体的洼地池塘,个别人花钱垫起来,就认为是自己的,在上面盖房子、栽树,等他去世后,下一代就认为是上一辈留下的遗产,继续占用。在基层工作了20年的玉皇庙镇党委书记梁甲猛说。
  殊不知,即使是村民住宅下面的宅基地,严格来讲,所有权也归集体,村民只有获得这一块地的资格权和使用权。日前,山东相关会议也明确提出,多年来宅基地管理混乱,与村集体所有权虚置和管理缺位有很大关系。
  只有真正保障公平,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化解村集体内部的各种矛盾。梁甲猛说。
  以私占门前屋后空地为例,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个人与集体的界限在哪里:大门内是你的,大门外都是村集体的。至于一户多宅现象,按照一户一宅原则,多的就得交出来,不愿意交的,得向村集体交使用费。
  不过在法律意识还未完全到位的农村,要挑战多少年来约定成俗的习惯,并非易事,这无异于捅马蜂窝,原来村民间的矛盾会集中转化为与村集体、镇政府之间的矛盾。
  这在南方一些省市,早都已经开展了。梁甲猛说,即使在不远处的德州禹城,也已有成功案例。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月,中央将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地区由原来的15个拓展到33个,禹城成为山东唯 一试点,并于4月在36个村启动试点,搞宅基地有偿使用、有偿退出等。
  3.戴着头灯看榜挑刺
  5月,玉皇庙镇开济南之先河,决定在辖区8个村开始试点,称作规范宅基地使用和清理回收闲散地。
  为最大限度减少阻力,镇政府专门给村民写了封信,说明为什么要规范,怎么规范;然后让村民代表走上前台,具体实施,让人们意识到,这是村里共同的事,不是某几个村干部说了算的。
  前期摸底调查,看看谁家存在一户多宅现象,做了大量工作,一点点量尺寸,一户户核实。西李村村民代表李彦东说,背负巨大思想压力。邻居冷嘲热讽地说为人民服务,辛苦了,父亲劝他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别干,还有的威胁说量了也没用,我就占着,你能拿我怎么着……
  6月初的一天晚上,白庙村贴出榜单,上面写明各家各户宅基地数量、面积,哪些是多出来的,应该退。人们在漆黑的夜里戴着头灯看榜,不仅看自家的,还重点看仇家的、村干部的。但不少人看后悻悻而归:村里犄角旮旯的地儿,都弄进去了,没什么好挑刺的。
  张榜公示是一回事儿,到了清理回收真正割肉时,则是另一码事儿。
  67岁的白庙村村民刘玉金有两个儿子,且均已成家立业。而现在,刘玉金一家有四处宅基地,包括一处没子嗣者留给他的,当时他负责花钱为其发丧,还写了转赠协议。
  按规定,我得把我住的这个宅基地和转赠的那块退了,两处宅基地均得在两儿名下,我得跟着儿子住,不愿意退,就得交使用费。刘玉金认为有点不近人情,作为父母,除非不能动了,不愿跟儿女一块住,容易产生矛盾。
  李尚德也有不理解之处:城里的房子,儿女可以继承,也没说得再交土地使用费,为什么农村的就不可以?
  农村城市的用地政策本来就不一样,城市的国有土地想获得使用权,得招拍挂,程序严格,价格也高;而农村,只要是集体组织成员,符合条件可免费获得一块宅基地盖房子。梁甲猛说,试点办法是根据我国法律法规制定的,也请律师专门审核过。
  在遵法的同时,这次试点也考虑了人情,最典型的是户籍外迁的情况。试点村的做法是,因考学、参军、工作等户籍外迁的,原村有房屋或通过继承等方式取得的房子,且符合一户一宅要求的,可以继续无偿使用宅基地。梁长元说,超过一户一宅以外的宅基地,如果不愿意退,得交占用费,而且费用比普通村民高,普通每年每平方米1元,户籍在外的得3元,不过即使这一标准,也低于山东5元的上限。
  这些人定期回村里上坟或探亲,不能因为宅基地断了他们与村里的联系。梁甲猛说,必须留住乡情乡愁。
  4.有钱修下水道了
  经过40余天鏖战,玉皇庙镇完成8个村的试点,共回收宅基地41处,面积约1.6万平方米;确定有偿使用宅基地164处,面积约5.7万平方米;清理回收闲散土地约605亩,村集体增收近24万元。其中,白庙村增收4万多元,梁长元说:终于有钱修一修破旧的户户通路了。西李村增收近8万元,李延水准备用来修完村里的下水道,前期因为钱不够,被迫停工了。
  在这期间,山东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开展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试点促进乡村振兴的实施意见》,还于本月2日召开了试点工作动员部署会议。会上,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琥特别提到,重点任务之一就是要探索宅基地有偿使用和退出机制,对于因历史造成的超标准占用宅基地、一户多宅,以及非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除继承房屋以外占有和使用的宅基地,探索建立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主导下的有偿使用制度,明确有偿使用标准,超出规定面积部分实行有偿使用。至于收益,由集体成员共同分享,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配套、建筑补助等。
  显然,这些做法,玉皇庙镇已经在做了。我们马上要启动第二批试点,涉及38个村,有了前期经验,进度会更快一些,预计20天能结束。梁甲猛说。
  此外,下一步济阳县也要开展这方面的试点。按照计划,试点成功总结经验之后,还要全省推开。(天诚土地规划设计z)

 
新浪博客 网易博客 搜狐博客
     
新浪微博 微信平台 腾讯微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