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行业信息 >> 行业动态

彭山区构建农村金融五大体系 催生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录入时间:2018-02-07 10:28:01 点击:
  土地经营权贷款快速推进的背后,是近年来彭山区现代农业的蓬勃发展。尤其是针对当前农村土地经营存在的普遍难题,作为第二轮农村改革试验区的彭山区以落实“三权分置”为核心,以放活土地经营权为突破口,自2015年来探索形成了土地流转“四步机制”,围绕“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构建了农村金融五大体系,催生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彭山区构建农村金融五大体系 催生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四步机制”破解土地流转“两难三怕”
  87亩红心蜜柚种下两年多,彭山区凤鸣镇菱角村村民张炜仍然感叹:“没想到,通过土地流转公司,没有半点儿麻烦就把土地拿到了手。”
  在以前,张炜要流转这些土地,事先必须同涉及土地的村委会和村民小组谈判,如果涉及土地中个别农户有意见,还得分别与农户谈判。过程不仅繁琐,而且还不一定能达到目的,也影响业主与农户之间的关系。
  彭山区农改办主任王志平表示,在土地流转过程中,由于缺乏科学有效的流转和管控机制,农村长期呈现业主无地可种、农村无人种地的“两难”局面。同时,农民怕业主“跑路”、业主怕农民“难缠”、政府怕流转有风险的现实难题亟待突破。
  彭山区探索“三级土地预推-平台公开交易-资质审查前置-风险应急处理”的土地流转“四步机制”,着眼于关键环节一一化解难题。
  2015年,为解决流转土地碎片化和业主投资规模化的矛盾,减少业主与农民户户谈判的繁琐,彭山区国有平台公司——正兴农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承担起土地流转中介服务职能,探索运用市场化办法开展全区农村土地流转的信息收集、地块整合、包装推介等业务,成为“三级预推”的重要一级。
  “三级土地预推”离不开像郑丽萍这样来自村社服务站的“螺丝钉”,她不仅要负责收集本村村民的土地流转意愿,还要对区域内不愿流转的插花地进行调换,使流转土地规模连片。
  “以前是农民坐等业主上门,现在是主动出击招商引资。”彭山区委副书记郭红告诉记者,三级预推机制将以前由业主主导的流转模式调了个儿,在确保最低收益的基础上,有流转意愿的农民只需通过村社服务站与乡镇子公司签订《土地流转自愿委托书》,公司再将农民委托流转的土地进行整合、包装,寻找业主。
  针对工商资本下乡潜在的经营风险和由此可能引发的社会矛盾,正兴公司会对投资业主进行资质审查,着重从资金实力、农业经营能力和项目前景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估,对300亩以下的着重进行农业投资风险提示,300亩以上则更为细致详尽。
  土地整合起来了,谁来牵头找业主呢?2015年9月16日,彭山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正式挂牌并营业。为防止农村土地流转暗箱操作,流转不透明,农民利益受损情况的发生,彭山区要求10亩以上土地流转项目必须统一交予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流转。
  为降低土地流转经营风险,彭山区创新推行“风险评估-风险预防-风险处置”的风险防控机制,正兴公司在签约时分类收取风险保障金,并由此建立全区土地流转风险处置专项基金,兜底处置风险,对业主退租的大宗土地,由正兴公司采取“垫付租金-自主经营-再次招商”的模式进行托管和二次流转。五大体系引来经营权抵押融资活水
  在彭山区观音镇果园村紫藤家庭农场,农场主张籍友正在地里忙着改建大棚。他的家庭农场最初流转土地33亩,如今发展到150亩,品种从单一的葡萄发展到草莓、柚子等。
  “新流转的土地、建大棚、买种子化肥都需要钱。以前靠家里的房子和信用贷款,到期一还款刚刚回本,哪还有钱来年再种地?”张籍友介绍,2014年柚子还没收获,贷款却到期了,只能把家里的全部积蓄拿出来还贷。面对资金的不足,他们全家一筹莫展,不知道来年该怎么办。
  经营权抵押贷款给他带来转机。2015年5月,张籍友以66亩土地经营权作抵押,向邮政储蓄银行贷款100万元。“现在可以用土地经营权抵押,能贷到上百万元,而且还款期也根据种植内容有调整,这回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踏踏实实地种地!”张籍友笑着说。
  郭红表示,与传统农户相比,新型经营主体的资金需求量较大,并呈现多样化和多层次的特征。而我国农村金融发展却严重滞后,难以满足农业融资的新需求,迫切需要通过改革突破现有制度约束,建立起与现代农业相适应的农村金融体系。
  为此,彭山区以推进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为契机,构建了产权交易、产权评估、风险分担、产品创新、农村征信等五大农村金融体系。
  2015年彭山区全面完成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登记颁证,让农民的用益物权有了法定的“身份证”,解决了过去农民手中产权界定不清的问题。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可凭流转来的经营权向银行贷款。
  那么,“一亩地值多少钱?”彭山区农改办副主任魏丹波说,为解决农村资产量化问题,彭山区组建了由行业专家、乡土人才140余人组成的农村产权价值评审“专家库”,有效地解决了农村土地经营权价值认定的成本、效率和可靠性问题。
  “曾经有过4000亩土地流转后无人耕种,最后只能分批重新流转给18家业主的问题。”彭山区农改办副主任王志平说,为了做好风险防控,财政出资5000万元成立土地流转服务公司,在与业主签约时设置风险保障金,确保农民利益不受损;财政出资设立1000万元的风险补偿基金,用于收购抵债资产。这相当于为农民和金融机构筑起了“兜底网”和“防坡堤”,彻底打消了金融机构的顾虑。
  除了让金融机构安心进入农业贷款领域,彭山区还构建开放了产品创新体系,让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有产品、接地气,解决以往的农村金融产品与农户实际需求、以及与农业生产规律不匹配的问题。彭山区组织试点银行与现代农业业主,就拟推出的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产品进行对话沟通,让银行推出的产品在抵押物条件、贷款额度、贷款期限等方面更符合当地实际,更贴近业主需求。目前,全区已正式推出16个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新产品,正在为金融机构和业主之间搭建融资对接桥梁,为农民钱袋子鼓起来提供融资支持和贴心服务。
  走进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服务中心,一摞摞绿色的《农村土地经营权证》和《产权流转交易鉴证书》摆放整齐,大厅里的信息公告屏幕实时展示着土地流转信息和土地经营权抵押融资需求信息。自2016年启动试点,截至2017年11月,彭山全区发放农村土地经营权贷款已达795笔、3.7亿元,8家银行参与,推出产品16个。(天诚土地规划设计z)

 
新浪博客 网易博客 搜狐博客
     
新浪微博 微信平台 腾讯微博
\
\
 
\